近期世界形势变化很快,不但有全球面临的疫情、经济等,还有中美不断升级的冲突、美国大选等政治方面的问题。同时疫情、经济、政治等方面不是孤立的,而是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,人们对疫情、经济的认识,直接决定着政治走向;政治的走向,也直接关系到治理疫情、发展经济和中美关系等方面。疫情形势不好,会导致隔离、收入减少、甚至生命危险;政治走向不稳,会导致冲突加剧,疫情和经济难以控制,甚至引发暴乱战乱。这次大事和普通老百姓的生活,联系得非常直接和紧密。

人们都希望有和平安宁的幸福生活,我们都为此祈祷。那么未来会怎样呢?现在这些都集中在政治上,政治上又集中在美国大选中,尤其近日美国大选就会有一个重大结果。因此,这时美国大选的相关话题,就特别引人注目,不但成为西方炽热的焦点,也引发了华人的空前关注。人们关注的理由非常多。由于美国在今天世界上的领导地位,有的觉得这不只是美国大选,而是决定全世界未来方向的大选,是正邪大战、神魔大战,而且双方都拿出了自己所有的家底,拼尽一切资源地对抗,人们都意识到这是一场“终极之战”。所以,这次大选不是表面那么简单。

有的人觉得无论怎么大选,结果和自己无关。如果这真的是正邪大战,里面就有人性和非人性因素之战的问题,这和我们肯定有关。我们对人性得有态度,对非人性也得有态度,何况这是关系到整个人类命运的一场终极之战呢?我讲过,在我们之外的一切整体都是旧的,只是其中有正常的、有人性的一面、有人性的因素,只不过从“人为主”上来讲,都是不够标准的。

在旧的世界中,即使只清理旧世界中非人性邪恶部分,尽管没达到大仁标准,仍然增加了人性的场,增加了人性一面因素在宇宙和世间中所占的比例,所以也有可取的积极一面。我们進程走到了出人的仁堂这里,那么周围环境也要有适合大仁之人出现的环境,也要逐步走向符合我们需要的环境。

从这个角度看,今天世界的整体形势和我们的進程也是相符的,是要出现这样一个终极对决的局面,从而让历史走向下一步。历史的下一步怎么样啊?许多预言都在说,将来救世主要降临,中国要出现新信仰、出现信仰复兴,引发世界的巨变,人类要出现信仰大统一;而且认为2021年是考验人性的年代,是革命的年代,是人性、国家和文明的革命,认为新人类新秩序要产生了。具体怎么样,人们都拭目以待,我们也要接着看。我想告诉大家的是,我们要为将来继续做好准备,做好兴大仁的过渡,我们有许多事情要做。

在美国大选上,拜登上任代表这阶段左翼胜利,特朗普上任代表这阶段右翼胜利。究竟哪边能胜出?胜败的决定因素有哪些?有的可能觉得,大选不是已经结束了吗?准确地说,顶多是法律层面这样定了,再严格地说,即使只按照这个法律规定的程序,也还没有走完,还要走完美国时间的1月20日才算。但是即使走完了法律程序,大家知道法律对应的是几层因素?法律是8层因素。也就是说,到今天为止,实际上更高因素9层或者10层的因素,可能还没有直接上场呢,所以这个事情,还远不到下定论的时候。

大选走到现在,不管是不是作弊了,至少双方都自称按照法律要求走,特别在时间节点上都是按法律规定的程序走。立法、司法、行政的三权分立,如果按正常情况,就是我们讲8层自身范围内循环走的话,即使里面调整修改法律,也是符合8层的,所有的都在按这个框架运作。所以目前整个表现出来的力量,只是8层的,无论有钱没钱,是什么官职都是这样。

如果更高因素表现的话,会是什么效果?比如过去有的国家政权交替时,他不管前面政权怎么规定的货币和官职,什么债务、处罚的,他可以全部否定,或者留一部分他觉得可以承认的。过去有的债务他不管,过去有的犯人他觉得没罪。从这个角度说,他可以随意推翻过去法律所约定的一切,那么这个新政权所代表的力量,对以前的法律而言,就是一种更高的因素。

这次大选,在一级一级法院,直到最高法院都在打官司;在一级一级政府机构,直到总统都在参与;可还是没有让对抗真正停息下来。后来怎么样?传说沼泽地也参与了,但好像还是没完全解决。有的想,沼泽地是资本了,资本是钱,应该是7层,怎么会比8层法律高呢?一般讲的钱,只是说钱本身的因素,资本一般的流动是7层的,整体按照法律在走。但沼泽地虽然是资本,但可不是一般意义的钱,而是能调动一切系统为他服务的位置,无论资本、法律、行政机构,甚至历任许多总统都是受沼泽地控制的。所以这样的沼泽地,能说他只是一般的钱吗?他只是用钱来表示,他实际是系统了,就是9层的因素,这是97分的概念,可不是77分的概念。97分和77分,两者都有7层因素,但一个在9层这个面上,一个只在7层这个面上。

而且近期还不止沼泽地,据说连梵蒂冈的教皇和大主教都参与了,都在对美国大选动用自己的力量。在西方的权力体系中,传说教皇、耶稣会、共济会、光明会等是真正最后的力量,能够控制整个西方的一切,甚至控制人类社会的一切,无论信仰、钱财、权势等等,人类所有的一切,从里到外,从精神到物质最后都集中在这里,据说共产党的前身就是光明会,这些力量和影子政府等有直接的关系。所以走到这里,基本就是人间各种力量角逐的尽头了,可以说是10层的表现。

这次人们讲的终极之战,只是站在常人社会这个面上去看的,但不是我们的终极之战。当然我们讲“无敌而自成”,对我们来说,没有什么需要战的,谁也不够我们战的,我们就是归正一切到大仁上来。如果按照整个常人是一种因素讲,那前面讲的所有因素也只是1层因素,可能还差点呢。这时宇宙中的法,人们说的道,才是8层因素。今天真正得道的人能有几位啊?10层或几层这些都是相对的,不能以为前面讲10层,就是全宇宙的最后因素了,那可不是,宇宙中更高层空间太多了。

大家对这场终极之战中,体现的美国行政、立法、司法机构都比较清楚,对沼泽地也有一定概念,主要就是一些有历史的家族,这些相对好理解。但对10层因素的体现,好多人就不大清楚了。这里我简单概要地讲讲。

在西方体系里,最后的力量和信仰有关,信仰主要是基督教,其中主要有三大派:天主教、东正教、新教。他们的共同点是,信奉耶稣基督为救世主。不同的是,天主教以罗马教宗为最高首领,就是大家常听到的梵蒂冈教皇那边,主导的国家有西欧诸国,比如法国、意大利、西班牙等等;东正教以”普世牧首”作为名义上的首席地位,主导的国家有东欧及中亚诸国,比如俄罗斯、乌克兰、黑山等等;新教主张教会制度多样化,没有确立罗马教宗或牧首制,主导的国家主要有西北欧、北美及大洋洲诸国,比如英美、澳新等等,但天主教在这些地区也有一些的比例。在中国的基督教多属于新教,和罗马教会是隔开的。

共济会容易被误解为宗教组织,但按他的说明是非宗教的,他没有固定信哪个神,但要求会员自己有信的神。共济会的历史来源据说比较早,有的说有6000年历史,和苏美尔文明差不多。但今天人们看到的共济会,主要是现代共济会,正式记载是1717年在英国成立的,距今只有300年左右,不是那么遥远。共济会的英文名翻译成中文,意思是“自由的石匠”,而且他的标志中有圆规和三角尺,所以也叫“规矩会”。从这里看,共济会和技术学问非常有渊源,这和我们今天讲的科技有关。共济会在世界许多地方都有官方的分支机构,在新西兰也有。

耶稣会是宗教性组织,而且是天主教的主要修会之一。是1534年西班牙人在巴黎创立的。耶稣会在天主教中的发展不是一帆风顺的,有时教宗不承认,有时又承认。现在的教皇在历史上首次由耶稣会士担任,引起了不少教会人士震惊。耶稣会和中国的关系很密切,很早就到中国发展,还在1903年创立过上海“震旦大学”等学校,在1952年中国遣散外籍传教人士后该校解散,部分学院并入“复旦大学”、“同济大学”等名校。

本来耶稣会只是天主教的一个分支,但是“亚当·维索兹”出现之后,就产生了一些变化。他从小在耶稣会的环境中长大,以后成为耶稣会士,后来在1776年创立了光明会。他还曾加入共济会,并从中拉拢了不少精英扩大了光明会。在他这里,耶稣会、共济会、光明会开始有了交集。一开始这三会就有不少牵连,同时在发展过程中,这三会人员也有一定交叉,这是导致后面许多人搞不清楚三者关系的原因之一。

共济会虽然自认是非宗教组织,但天主教认为他是宗教组织,并一直反对共济会,不允许天主教徒加入共济会。共济会宣扬博爱慈善,注重提升个人精神内在,他们允许天主教徒加入,只是反对教宗绝对化的权威。所以共济会和天主教之间,虽然都信神,却一直存在各种斗争,堪称世纪战争。

光明会从成立开始的政治意图就比较强,同时以反基督、撒旦崇拜、通过控制政治经济实现“新世界秩序”等而出名。现在许多人讲大重启、大觉醒,是什么意思呢?光明会有一整套方法和计划,要实现他们的新秩序,这就是大重启。他们的实现方法,比如通过互联网科技等手段严密监视、通过控制新闻媒体严控舆论等等,是不是很熟悉?这些就是拜登左翼这边使用的。人们把看清光明会计划,从其控制的生活模式中走出来,叫做大觉醒。近年西方逐渐流行的Q组织,是大觉醒阵营的急先锋之一。

共济会比光明会成立早一些,光明会本身就是模仿共济会组建的,所以许多方面和共济会很类似,连标志上都有类似的地方,都有一只眼睛,都有两个三角的形状,但共济会的有虚边,光明会的都是实边。光明会许多人员来自共济会的精英,有的人因此觉得光明会是共济会的精英、顶级组织,还有人特别是华人,容易把光明会一些不好的内容,都搬到共济会身上,分不清楚这两个会。实际他们是两个不同的组织。

一般认为,共济会重教义,信奉上帝,而光明会是政治组织,并站在撒旦的一边,通过强制强硬的手段实现其制定的“新世界秩序”。这样看两者实质是对立的,是神魔的对立。据说梵蒂冈方济各教皇是光明会的,支持大重启,所以早早打电话庆贺拜登当选;但同在梵蒂冈教廷的维加诺大主教却是支持特朗普的。

光明会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很大,至少目前来看,在每一次的关键法律战中,特朗普几乎都输了。除了这些,还有一个和光明会有关的实力,非常引人注目。大家知道中国有非常神奇的推背图,能准确预言许多事情。而西方有一套1995年发行的光明会卡牌,据说是西方版的推背图,可见其声誉之高。这套卡牌据说准确预言了1997年的戴安娜事件、2003年的萨达姆事件、2014年的马航370事件、2016年后特朗普总统的状态、2019年澳洲大火、2020年疫情等等,许多不仅有事件人物,甚至连台词都是一样的,准确度非常惊人。

为什么光明会预见未来的准确度这么高?为什么光明会能具有这样的能力?要么提前计划好了,有这个实力按照自己的剧本去实现,都演出来;要么有提前看到未来的超能力。但是不管哪种情况,都是超强的实力。即使不看光明会对政治经济的掌控能力,单说对未来的把握能力,就非常让人震惊。当然也有人觉得说这些是预言有点牵强,因为这些毕竟只是概括性和象征性很强、很浓缩的图片,要想挑毛病还是容易的。但同时还是因为太浓缩,挑毛病的解释也会显得很牵强。区区一套卡牌,二十几年的世界级大事,指名道姓地都浓缩进去,单看这个事情的可能性都不会太大。还有一个情况,就是因为这套卡牌实质起到的作用,也是对光明会计划的暴露和提醒,所以也有人认为这是为对抗光明会而准备的。不管怎样,都显示了在这场对抗中,双方所拥有的实力。

实现大重启,还不是这些组织直接出手,据说是通过影子政府运作的。比如,三边委员会是世界影子政府,外交关系委员会是影子美国国务院,彼得堡俱乐部是欧洲的外交关系委员会,等等,这些委员会和俱乐部都是在社会上的公开活动机构,里面的成员几乎都是今天的政要或知名大公司企业高层。大卫洛克菲勒能够协调三边委员会,所以据说是曾经的影子皇帝。而罗斯柴尔德家族负责管理教皇的财产。还有骷髅会等一些组织也是影子政府的部分,所以整个的运作是很复杂的。

今天讲了许多大选引起的“终极之战”,虽然不是我们的终极之战,但也是世间很全面的、关于人类整体命运的大事,刚好我们進程走到这里,所以就给大家讲一些事情。从大仁角度看,个人、家庭、集体、民族、国家、全球等这些都应该存在,应该对每一个环节都好,对个人、家庭、集体、民族、国家、全球都好,整体都和谐,就像中国传统讲的修身、齐家、平天下。但是现在左翼谈到的全球主义,却摒弃了个人、家庭、国家去谈统一化的全球主义,这就非常危险。右翼讲的民族主义,本身没问题,但如果被一些偏激的人利用,成为对他国不满的手段,成为打压其他民族的旗帜,那也危险。

现在整个社会在往一个同质化、统一化的方向走。大家到不同地区,比如过去中国的不同地区,一方水土一方人,不同地区差异很大。但现在几乎都是一个城市模型,去哪里都不会觉得差异太大。这种同质化,在今天体现得非常多。在世界各地的人们,工作生活等方面也是类似的,比如工业化孵蛋,成吨的鸡蛋在流水线上孵化,小鸡们生下来看不到鸡妈妈;直接送到工业化仓库批量喂大,长大后又批量放到流水线上,一个个生命转眼被成批肢解,变成鸡翅、鸡腿等各个部分的待加工材料……流水线边的工人,机械地重复着一个简单动作,看起来是人,可也是流水线的一部分……

人真的不该那样活着,那不是把人变成经济动物了吗?现在的金融经济等制度,逼得许多人,可以说多数人,从生下来就开始背负强大的债务,一生辛劳而无法解脱,可以说被非人性的制度压榨得没有喘息的机会。人们不是天生就该这样活着的,这些看起来好像很“自然”,似乎只能这样,其实背后都是有问题的。相反的,人天生高贵、具足人性、具有足够的能力,人应该有更好的生活。所以,这时的人们需要大觉醒,但是不需要大重启。重启嘛,只是恢复过去的状态,只不过现在麻烦太多了,像电脑一样,重启一下就好了,但其实没什么根本改变。

大仁是过去从来没有的,所以我们不讲大重启,我们讲在大仁中更新归正,我们讲的是归正人间,让人间成为人的人间!从大仁上看,大家保持自己的特色,个人特色、家庭特色、民族特色、国家特色,在这个基础上,全球再在人性的前提下熔合,这样才是最美好幸福的未来。

在这个世间,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实力,有的擅长这个技能,有的擅长那个技能。那我们有什么呢?我们只要能证明达到大仁才是真正的人,让人们知道一切要想在人间的,一切要想当人的,都得达到大仁人至上,这就够了。这是我们未来要做的,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。

刘 郑
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八日

#社会生活#终极之战#新西兰#刘郑#大仁#大仁生活#光明会#共济会#美国大选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1 评论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261393417
9 月 前

“从这个角度看,今天世界的整体形势和我们的進程也是相符的,是要出现这样一个终极对决的局面,从而让历史走向下一步。”这个见解我很认同,“新生旧亡”嘛。

%d 博主赞过: